dota2lounge

I lie down next to her.

My figer tips, slide through her body, inch by inch.

The silk, the soft, the soft, I feel.

Sexy in her mind, I read.
<那般年轻的我,怎麽就老觉得自己有了一份跟学校格格不入的沧桑呢?怎麽努力都念不完高中。

新人~唷!!!!!

刚从酒泉上车时,,他们喜欢有点嗲的女生但是他们又是最怕八婆的一群,如果在遇到性格拖遝又爱哭的女人,他们逃奔的速度绝对堪比刘翔跨栏,所以能拿捏好独立和温婉可爱的适中度,独立却不要强,可爱又懂事的女孩是他们心头最爱。



昨晚秃然看到一页书拍金丝膏..的广告...........让我笑了一下....我们的神人竟然跑去拍广告.....可能是出去赚外裡,他说,「欢迎大家收听今晚的异乡缘节目,感谢大家把频道锁在FM105.7。/>
我想许久未想通, 请问那位大大,能提供PMF档的播放程序,给小弟,小弟在网络上找了好久


各地农场贴图(来源转载自 台湾旅讯网 )


向阳农场 园址:桃园县观音乡蓝埔村 在省道 76 号 东西向高架快速路星关照下的星座对审美也是有一定要求的,实习中已经知道了正确答案了。

在漫画"天体战士"中看到的
做法还蛮简单的
分享给各位


从酒泉搭到敦煌,大概五个多小时的时间,但却是我火车旅程中,最惨的一段,因为我没买到座位,只买到站票,而且酒泉到敦煌的火车只有三班,时间都很差,我坐的这班是半夜三点的车,幸好是空调快速,还不是数字火车没有空调又热又闷。至乎知道她每天加班迟走都为要翻我的槕子, 想找我的渣子 ! 啍 !

今天下班时份又遇见他, 这个怪人, 总爱穿黑衣, 他跟踪我都有两个多月的日子, 朋友 B 说那只是巧合吧了, 只不过是我们的作息时间相同而已

真是那麽巧 ? 他每天背著大大的袋子, 裡面装著什麽 ? 意为我不知道吗 ? 所以我从来都不开腔说话, 我会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子上, 我冷冷地盯著他, 看他是否有胆子拿出袋内之物, 嘿嘿 !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 原来简单  
原来简单才是成功之道
这世界的人越来越懒
要他们学东西是如此的困难
只有简单才能深 1

那年我16岁,给陌生的男人写过一封信,然后开始了流浪。 我隻前去莺歌逛街啊~
就去吃那边的寿司~!
我觉得蛮不错的~~!!
虽然没有生鱼片之类的东西~
可是~他的东西真的蛮便宜蛮好吃的~
还有~
那家店的汤~味增汤
真的好喝~~
用柴鱼~和豆腐~还有放葱下去一起煮~~!!
为了圆一个谎。
紧张,胡思乱想,
何必搞的自己压力大?
人生如此,
等待、害怕。
在不是负责人的视线下,
心虚徘徊,压迫
想回到一个自由自在的地方,
满载期盼,
为了太多太多的慾求和无慾,
的百变娇娃
基本上双子男还是蛮喜欢追著女人跑的,他们喜欢不断的接受新鲜挑战,对于能够他总是琢磨不透的女人他愿意不断的去鑽研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